放料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放料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南风夏清水蓝裙九九文章网

发布时间:2020-01-18 11:59:27 阅读: 来源:放料阀厂家

时间:2015-07-15来源:原创作者:花盏流云客阅读:9    什么时候又见过她一次,他大概早已不记得。

什么时候关于她的回忆拿起又放下,那些斑驳的影子,在眼眶里什么时候模糊。那些初夏的回味,那些快乐挥洒的汗水,那些流过泪的痛楚的点点滴滴。那些花儿,那些风,那些微笑。

阳春

认识7岁的她的时候,他才11岁。她与他之间,只有简单的友情与年龄的差异所维持的兄妹关系,不过这些谁也不在乎。她愿意在任何时候接受他无常的邀请,也愿意在任何时候无偿的去邀请他。对于她,他似乎总有一种强烈的占有和保护欲,在他眼里,她就是那样令他心疼,无论怎么样,他都愿意义无反顾地保护她。不知这算不算是一种心灵感应,每次玩捉迷藏,他总是第一个找到她,无论在哪里——即使有一次她跑回家了,不到2分钟,他竟赶了回来,成为已经N次第一个找到她的人。

他喜欢带着她的感觉,不管他应该为此付出什么,在他看来这便是他的责任,一种无法推辞也无法抛弃的责任,自从他见到她时,就已经背负起了。他总能那样的宽容她,爱护她,就像她对于他来说,她已经成为了他当时生命的二分之一。他一生中的1640天都围绕在她身上。3年后,微风轻起的那个夜晚,她是那样感动的轻语“我希望每天叫醒我的,是你怀里的第一缕阳光”那天整个下午,她都是在他怀里度过,也许,她真的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坚强。

他们一起散步,一起欢笑,一起拥有,在他眼里,她永远都是那个会在他伤心的时候自己也会躲在角落不知所措,在他做作业时总喜欢拿笔在他的本子上乱画,在他生气时总能用各种方式逗笑他的幼稚,可爱,顽皮的小女孩。

不知什么时候她听来一首歌,回来唱给他听“youaremysunshine,myonlysunshine,youmakemehappy…”那晚,他翻来覆去没合上眼。

那时候她鼻炎,中午他让她跟着去教室自习,原本不舒服的她第一次婉拒了他,他什么也没说,去了教室。午后她突然不适,之后连发感冒,头晕,上吐下泻。他不顾一切地冲进女寝,一路抱着她到医务室,诊断为西瓜霜过敏。后来,他早已忘却当时双手的麻木与酸痛,但他发抖的双手在那一刹那真的没能抬起来安慰她,她哭着说:“哥,以后我在也不不听你的话…”

夏末

在江畔的软泥上走过的那个夏天,也许是他活在她生命中的1640天里最美好的片段,那儿有着烟柳画桥般的江南气息,那儿三月的柳絮飞,那儿青石的街道向晚,那儿有他想要的回忆。

她穿着一袭清水蓝的短裙,雪白的足裸深深印过他的每一个脚印,淡淡的栀子花香扑落在她的面庞,泌入她柔嫩的肌肤,散发出一股就像她的微笑般的芬芳。

累了,她就坐在浅水滩边的一块大石头上,有些被打湿的头发柔柔地搭在肩上,两只不安分的小脚晃来晃去。“坐下来些。”他蹲下身,蹈水帮她洗掉脚上的软泥,她向前蹭了蹭,脚尖刚好踮到水面。“哥,你觉得初中怎么样啊?”他微微一笑“你觉得它是怎样,它就是怎样。”“那,一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吧?就像,有很多好吃的,好玩的…”他弯起嘴角“那可没什么好玩的,至于吃的,那倒也不一定,不过对付你还是够了。”“什么嘛…我又不是很能吃…”她害羞地藏起脸,两腮泛起通红,他最喜欢看她这样,红扑扑的脸蛋就像一个让人想一口咬下去的苹果。“在那里,你会认识很多新朋友。”“嗯…”“你会觉得自己的生活焕然一新。”“嗯…”“你会举得自己变得更大方,更活泼,更可爱,不会因为一点点说法就羞红

了脸。”“什么啦!”他抬头,窥见她指缝间的莞尔一笑

秋凉

“以后,可能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,而且,可能一次只有半天。没有多的时间来陪你,不过等我放假,就好了。”他说得云淡风轻,眼眸却感觉一阵湿润。她什么也没说,那一整个晚上,她在他怀里哭得乱七八糟。任由她的身体如何颤抖,他都无动于衷,他知道以后她是无法依靠他的,他终究还是离开,或许到那时,她连在他身上哭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在清晨她还未醒来的时候,他轻轻关上了门,不知那一刹那的动作有多么沉重,似乎连自己的心都在颤抖她小小的幻想就这样破碎了,终究没能在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看见他明亮的笑容,像心一样明亮…

他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回头,将脸上写满的思念与疼痛揉成一团她爱看的微笑,送给她,让她好好看看,“我还在这里,我从未离开。”

麻木,充斥了离开她的生活。他只好假装自己多么开心,这就像是一个美丽的童话,美到他都无法再合上,他可以忍受多少人的任何眼光,可以忍受多少人的不在乎。他可以使自己变得似乎很快乐,他就像是个机器,他曾经生命中的1640天都只为她活过,不是吗?

一切的一切,都只像是岁月长河中的点滴伴着汪洋流淌,就像是每一个生日他都许愿她会快乐,就像是他希望可以对不知在哪儿的她说“想想你花儿就开了,春天还远什么呢?”就像是,夏末的那天早晨,她最后满怀希望地睁开双眼,看见的,却是一堵空荡荡的粉墙。所有的一切,熟悉又陌生,只有心痛才是真实的。

回忆在蒲公英身旁轻盈,他无意中又缓下了脚步,今年风吹南巷,他印象中的清水蓝裙仍有它梦里的香味,有时他坐在青石上听,轻轻地听。

听到夏天的栀子花香悄悄安静。

挂号服务平台怎么取消

网络挂号平台

怎么预约挂号

名医汇